走进崇仁县翔仁生猪养殖场,一排排白墙蓝瓦的猪舍镶嵌在青山绿水之间,四周空气清新,没有刺鼻的气味。猪舍边,一位小伙子正在往漏斗状的饲槽内倒入饲料。谁能想到,两年间,一所年出栏6000余头的养猪场,竟发展成为年出栏1.3万余头的标准化生猪饲养基地。而创造这个精彩的正是眼前的小伙子周敏。

走进崇仁县翔仁生猪养殖场,一排排白墙蓝瓦的猪舍镶嵌在青山绿水之间,四周空气清新,没有刺鼻的气味。猪舍边,一位小伙子正在往漏斗状的饲槽内倒入饲料。谁能想…
走进崇仁县翔仁生猪养殖场,一排排白墙蓝瓦的猪舍镶嵌在青山绿水之间,四周空气清新,没有刺鼻的气味。猪舍边,一位小伙子正在往漏斗状的饲槽内倒入饲料。谁能想到,两年间,一所年出栏6000余头的养猪场,竟发展成为年出栏1.3万余头的标准化生猪饲养基地。而创造这个精彩的正是眼前的小伙子周敏。
2009年,毕业于南开大学行政管理专业的周敏,受聘于广州大地影院集团,月薪6000多元。一次回家探亲,他在猪舍边找到了父亲周银翔,性格开朗的他脱口一句玩笑过去:“爸,还是你牛,能给‘天蓬元帅’当管家,了不起!哪天教我也当当。”周银翔也是性情中人:“行啊,回来我教你。”这话竟成了周敏创业的指明灯。
“都说养猪风险大,又臭又累,我相信爸能我也能。”2012年初,周敏选择了陪伴“二师兄”。
时历一年,周敏从父亲那学会了基本的养殖技巧,开始琢磨将所学的知识活用起来。他引进镂空板猪舍设计和机械喂养设备,建标准化生猪养殖基地,大幅减少卫生、喂养劳务强度和成本;找人架设宽带网络,为员工配置手机,保障每月50元亲情话费,留住技术人才;采用分块负责制管理,为每头生猪配发“身份证”,实行数据入库管理;汇总分析生长数据,联合厂家为猪“量身订制营养餐”;聘请员工,在市场开设10个摊点销售鲜肉,提高市场认知度和加速资金回笼。
如何克服生猪养殖的污染,周敏把焦点放在了山林。2015年,他在养殖场周围承包了近200亩山地,开挖了小水库。建设排污管道和沼气工程,走上循环经济路子,不仅解决了养殖产生的污染问题,还为果园提供了有机肥和清洁便利能源。
凭这系列举措,周敏“完胜”父亲这个老把式,成为年产值过千万元的标准化生猪养殖场董事长。

2009年,毕业于南开大学行政管理专业的周敏,受聘于广州大地影院集团,月薪6000多元。一次回家探亲,他在猪舍边找到了父亲周银翔,性格开朗的他脱口一句玩笑过去:“爸,还是你牛,能给‘天蓬元帅’当管家,了不起!哪天教我也当当。”周银翔也是性情中人:“行啊,回来我教你。”这话竟成了周敏创业的指明灯。

图片 1

时历一年,周敏从父亲那学会了基本的养殖技巧,开始琢磨将所学的知识活用起来。他引进镂空板猪舍设计和机械喂养设备,建标准化生猪养殖基地,大幅减少卫生、喂养劳务强度和成本;找人架设宽带网络,为员工配置手机,保障每月50元亲情话费,留住技术人才;采用分块负责制管理,为每头生猪配发“身份证”,实行数据入库管理;汇总分析生长数据,联合厂家为猪“量身订制营养餐”;聘请员工,在市场开设10个摊点销售鲜肉,提高市场认知度和加速资金回笼。

如何克服生猪养殖的污染,周敏把焦点放在了山林。2015年,他在养殖场周围承包了近200亩山地,开挖了小水库。建设排污管道和沼气工程,走上循环经济路子,不仅解决了养殖产生的污染问题,还为果园提供了有机肥和清洁便利能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