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真人骗局,8月7日,国家发改委公布了对合生元、多美滋等六家涉嫌价格垄断的乳粉企业的调查及处罚结果,六家乳粉企业因违反中国《反垄断法》被处以合计高达约6.7亿元的史上最大罚单。
自7月1日国家发改委确认对合生元、多美滋、美赞臣、惠氏、雅培、富仕兰等乳粉企业进行价格反垄断调查以来,由于被调查企业多为“洋品牌”而备受关注。海外媒体及一些专家认为,发改委的行为一方面是对“洋品牌”近年来不断涨价的警示,同时也借此拯救信誉不佳的本土品牌。
对于这种阴谋论的说法,笔者一直嗤之以鼻。反垄断本身作为一项极其专业的法律事务,由于涉及企业及公众重大利益,对执法部门的专业要求极高。尽管中国的《反垄断法》出台不过六七年,但从反垄断的具体事例看,鲜有缺乏证据的不严肃之举。以这次对乳品行业的反垄断为例,通过一个月的调查,发改委提供了足够的证据证明,涉及垄断价格的乳粉企业对包括经销商在内的下游经营者采取了合同约定、直接罚款、变相罚款、扣减返利、限制供货、停止供货等多种约束性措施,一旦下游经营者不按涉案企业规定价格或限定的最低价销售,就会遭到惩罚。而这种行为本身已经达到了固定转售商品价格或限定转售商品最低价格的效果,违反了《反垄断法》第十四条的相关规定。在发改委7月1日确认对涉嫌价格垄断的企业进行调查以来,包括美赞臣在内的乳粉企业一方面加大降价力度,另一方面对于处罚结果都没有提出任何异议,而是表示接受并将进一步加强内控管理,提高对中国法律的执行力。
很显然,这是一起很漂亮的反垄断执法案例。不管是否承认,因为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国产乳粉品牌一蹶不振,给了“洋品牌”极好的市场扩张机会。“洋品牌”利用中国庞大的市场和公众对国外品牌的盲目崇拜心理,在大幅涨价的同时,通过一系列手段强化在中国乳粉市场的垄断地位。自2008年以来,进口奶粉价格飙升甚至翻番,而且在中国市场的售价远高于其本土价格。如果这种竞争优势的获得完全基于合法竞争,当然无可厚非;但如果“洋品牌”利用自身竞争优势强化垄断,并实施价格垄断行为,则显然构成对《反垄断法》的侵害,妨碍了竞争,损害了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对这样的垄断行为给予严厉惩治,无论对于维护中国乳粉行业的竞争秩序,还是维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都极其必要。
但是,这次开出反垄断罚单,得益者未必会是中国本土乳粉品牌。我们看到,自本次事件发生以来,“洋品牌”已经开始了一定程度的主动降价,这既是一种对执法部门调查的善意回应,也是对中国这个全球最大乳粉市场的重视。一旦竞争秩序回归常态,“洋品牌”之间的价格战肯定会打响,这对于只剩价格优势的中国本土品牌而言无异于雪上加霜。特别应清醒认识到,本土乳粉品牌之所以难得到认同,是市场对其之前坑害消费者行为的惩罚。要想重新赢得消费者,除了在产品质量上狠下功夫之外,别无他途。反垄断是为了维护乳粉行业的竞争秩序,是为了维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而不是为了救不争气的本土品牌。今天“洋品牌”的恣意提价和价格垄断行为,与本土品牌的沦落有着必然联系。
“洋品牌”价格垄断等违法行为也提醒国人,不做大做强本土品牌,即使在乳粉这样的充分竞争市场,也很难确保消费者的利益。打铁还需自身硬,任何一个行业都应谨记。

【中国经营网综合报道】近日,有消息传出,合生元旗下子公司遭到了发改委的反垄断调查。同时,据媒体了解,雅培、美赞臣、雀巢、多美滋五大品牌也在反垄断调查之列。这一消息引起了业内的广泛关注。  多品牌洋奶粉遭反垄断调查  据南方日报报道,6月27日晚间,合生元发布公告证实,该公司的全资附属公司广州合生元生物制品有限公司目前正在接受国家发改委的调查,调查主要针对广州合生元对其经销商及终端零售商销售产品的市场销售价格进行管理,可能涉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第14条的规定。  南方日报记者查阅《反垄断法》看到,第14条规定为:禁止经营者与交易相对人达成下列垄断协议:固定向第三人转售商品的价格;限定向第三人转售商品的最低价格;国务院反垄断执法机构认定的其他垄断协议。  有知情人士表示,合生元公司为了对其产品的价格体系有力控制和稳定,对其经销商和零售商在销售协议里,其中对各级销售价格均有白纸黑字的相关规定,比如规定不得低于多少价格售出等,“估计可能是这一条规定违反了反垄断法相关规定。”  昨天,合生元公司再次发表声明称,该公司现正积极配合国家发改委的调查,认真排查公司协议中可能涉及到《反垄断法》第十四条规定的相关内容并准备作出修正。同时,该公司强调,“目前,调查仍在进行中,公司运营及销售一切正常。”  据资料显示,合生元旗下业务包括高端婴幼儿营养品及护理用品品牌,目前尚不知发改委调查是针对哪一项业务。合生元2012年年报显示,该公司去年总收入及纯利分别为33.82亿元及人民币7.43亿元,同比增加54.5%及40.9%。  另外,据证券日报报道,合生元被调查已经是事实,前五大进口乳企是否也是此次发改委调查的对象呢?  国家发改委相关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目前国家发改委反垄断局确实对部分乳粉企业进行调查,从目前掌握的情况看,合生元及几家乳企存在经销商、零售商价格管控行为,其产品在我国市场上的销售价格偏高,下一步,反垄断执法机构将进一步深入调查,依法进行处理,维护市场竞争秩序和消费者合法权益。  对于除了合生元之外的几家乳企究竟是谁?上述发改委人士并未明确回答,只是让证券日报记者等待调查结果公布。  有行业资深人士表示,据猜测目前除了合生元外,包括雀巢、惠氏、雅培、美赞臣、多美滋等前五大进口乳企都被调查了。  对此,证券日报记者致电上述五大乳企,除了惠氏表示正在接受调查外,多美滋、美赞臣、雀巢三家企业电话一直无人接听,而雅培方面则表示一直在跟本不联系,故这四家公司无法确认是否正在接受调查。  惠氏的公关总监曹敬衡回复表示,目前公司正在积极配合调查,如果有进一步消息的话会如实通知。  在业内人士看来,从目前的情况看,国内婴幼儿乳粉的价格确实高的离谱,而乳企都是自己定价。如果国家发改委对上述乳企进行《反垄断法》调查成立后,对企业进行罚款是必须的,未来国家对婴幼儿乳粉价格方面可能会进行干预,经销商的高毛利率时代或将终结。  同时,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多美滋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正在接受发改委的调查,“目前调查仍在进行当中,多美滋将积极配合,并在适当时候做出公布”。  而美赞臣则认为,此次并不是调查,“也不算调查,发改委让我们交资料,我们便上交资料了”。  洋奶粉涨价不断扰乱市场

闽南网7月3日讯
在奶粉生产商合生元上周发布公告称正在接受发改委的反垄断调查后,发改委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局日前确认正在对合生元、多美滋、美赞臣、惠氏、雅培、富仕兰(美素佳儿)等奶粉企业进行价格反垄断调查,并且已掌握部分企业违法证据。

多家洋奶粉涉嫌垄断

“除了合生元,部分洋奶粉也遭到了发改委的约谈和调查,只不过这些企业在国内没有上市,所以没有像合生元那样对外发布公告。”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

此前合生元在公告中称,发改委的调查缘于该公司对经销商及终端零售商销售产品的市场销售价格进行了管理,调查依据为《反垄断法》第14条规定。我国《反垄断法》第14条规定,禁止经营者与交易相对人达成下列垄断协议:固定向第三人转售商品的价格;限定向第三人转售商品的最低价格;国务院反垄断执法机构认定的其他垄断协议。

“合生元的问题在于海外贴牌生产、国内经销层层加价,导致终端价格普遍偏高,还通过限量提价人为造成市场恐慌。”乳业专家王丁棉昨天表示,近年来国内婴幼儿奶粉尤其是洋奶粉价格不断上涨,根据调查,包括海外贴牌生产在内的洋奶粉到了中国后,售价起码比国外翻了一番。

“‘国内婴幼儿奶粉全球最贵’已成为市场共识,在工信部等九部门联手整顿国内婴幼儿奶粉市场的背景下,此次政府层面的反垄断行为绝不是孤立事件。”王丁棉表示,尽管奶粉定价是市场行为,政府干预得越少越好,但并不等于不能干预,目前很多洋奶粉的零售价格已不是其真实价格的体现,政府部门对操纵价格的行为进行清理和打击,将有助于恢复消费者信心、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

3种操纵价格行为

据发展改革委价格监督和反垄断局介绍,为维持市场高价,有的涉案奶粉企业对不遵守其规定价格销售奶粉的经销商,直接进行罚款;有的公司对不遵守其规定价格销售的经销商和零售商给予扣除返利、停止供货等处罚;有的涉案公司告知员工他们的价格控制行为违反《反垄断法》,要谨慎操作,不要书面沟通,避免留下文字证据。但在经营活动中,仍通过电子邮件、电话、口头等方式实施价格控制。“属于知法犯法,明知故犯”。

发展改革委反垄断专家认为,这些涉案公司的上述做法排除、限制了奶企的价格竞争,抬高了奶粉的价格;削弱了品牌产品间的竞争,严重损害了消费者的利益,破坏了公平有序的市场竞争秩序。

据反垄断法专家介绍,如果被反垄断部门确认违反《反垄断法》,违法企业可能面临巨额罚款。罚款额可达这些企业年销售额的1%到10%。

今年年初,酒业巨头茅台和五粮液因操纵价格合计被罚4.49亿,再次刷新我国政府开出的反垄断罚单纪录。三星、LG等六家境外企业因液晶面板价格垄断被罚3.53亿,这是发改委开出的首张针对外企的罚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