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破胡柚发展瓶颈,一场胡柚农业供给侧改革在常山打响。常山明鹰果业就从台湾拜肯公司引进技术,通过生态化管理,调理土壤,提升胡柚的品质。其负责人汪明土介绍,通过这一技术种植出来的胡柚,品质好,价格几乎是普通胡柚的三倍。

从过去鲜果独大,到现在青果入药、加工成饮料食品,最后精炼制药,常山胡柚已然实现了全果利用。然而想要把胡柚做大做强,这还远远不够,拓宽销路迫在眉睫。过去柚农们都是靠天吃饭,胡柚价格不稳定不说,遇到产量多的大年,甚至还会出现滞销。

图:浙江常山积极发展胡柚深加工 胡柚成金果
如果你初到浙江常山,当地人一定会拿出金灿灿的胡柚请你尝尝鲜。对这个位于浙江西部、有着柚都石城之名的县城来说,常山胡柚是农产品中的明星。
作为常山县的农业支柱,如今胡柚的价值绝不只是单纯的水果。经过近几年的转型发展,胡柚正在从单纯的鲜果销售,向以深加工为主、鲜果销售为辅转变;并与文化、旅游产业结合发展,成为带动常山一、二、三产业的杠杆,2014年总产值达4亿元,是常山县名符其实的金果。
《常山三宝振兴发展计划》中更是做出规划:2025年,常山县要发展胡柚总面积15万亩,实现胡柚产业产值50亿元,全县与胡柚相关产业产值100亿元。胡柚已经成为了常山农业的代名词。常山县副县长何健表示。
质量为先 全面拉升品牌价值
常山胡柚有如此高的地位,绝非朝夕之功。胡柚的历史可追溯到几百年前,早在康熙年间的《衢州府志》物产中便有记载。它的外形像橙,比橙大,但小于一般的柚,一般五六个一公斤。果实为橙黄色,多汁,口味甜中微苦。
据常山县农业局的相关人员透露,胡柚是柚子与其他柑橘天然杂交而成。拜这上天所赐的灵感,胡柚与常山的缘分愈结愈深。
上世纪80年代开始,常山县历任县委书记都把胡柚作为常山的支柱产业,有着十一任书记齐抓一只果的说法。在政府的力推下,胡柚凭借着它的口感和得天独厚的营养价值,迅速成为常山的支柱农业。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每到秋冬季节,浙江省内的城市郊区,时常会看到一辆辆大货车停在路边。一对穿着朴素的中年夫妇,指着一车金黄色的圆果,对着来往的人,大声吆喝着常山胡柚的名字。靠着这样卖力吆喝,一车车胡柚从常山的乡下走进了千家万户,越来越多的人喜欢这种甜中微苦的味道,种植户的荷包也渐渐丰满了起来。
原来很多农民发家致富都靠这个胡柚呢!常山县太公山生态胡柚专业合作社理事长姜伟祥回想起当年神采奕奕。他告诉记者,90年代是常山胡柚最风光的时候,那时胡柚就能卖到9毛、1块左右,种2万斤胡柚就能赚2万元,这对当时的农民来说,可是一大笔钱。
但这样简单的日子却没有持续太久,十几年过去,中国的物价已经翻了好几番,胡柚的价格却仍在原地踏步。
其他的水果都涨价了,就我们胡柚没涨。说起价格问题,常山县胡柚研究院副院长赵四清十分无奈。他认为,价格停滞主要原因是胡柚销售模式还是各自为政,没有统一品牌。卖到批发市场上也都是普通果品的身份,加上没有严格分级,参差不齐的品质限制了市场价格的提高。
为了解决这个胡柚产业遇到的难题,常山县委、县政府把重心放在了提高质量上。2006年,当地农业局、合作社的专家找到了果农,手把手地为他们指导技术,积极打造精基地,推广标准化、精细化的生产管理模式。在现代化的管理方式下,胡柚树上的鲜果越结越多,胡柚的口感也逐步改善。
原来散户疏于管理,对种植技术、病虫害都缺乏经验,一亩地出产2千斤就已经不错了。现在我的精品果园,一亩就能出产四、五千斤。姜伟祥说,标准果园的管理方法与散户种植有天壤之别,这种管理方法的升级让胡柚的质量有了飞跃。
与此同时,常山县还采取一标志、双商标的办法,统一打响常山胡柚区域性品牌,一改果农们各自为战的销售方法,让常山胡柚的品牌做大做强。据悉,目前常山胡柚品牌价值已达7.3亿元。
深加工助力 胡柚转型保健水果
想要把胡柚做大做强,提高鲜果的品质还远远不够。
受市场影响,鲜果销售的行情要看天吃饭,价格很不稳定。有时碰上雨水过多过少的年份,结出的胡柚又酸又苦,几毛钱一斤贱卖都不一定有人收。看着辛苦种出来的胡柚烂在地里,果农最是心疼。
青果、残次果能不能也卖钱?有心人动起了脑筋。
虽然以前我们都是把胡柚当做水果来吃,但其实胡柚的果穰是胡柚最不值钱的地方。浙江柚都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徐小忠相告,相比其他水果,常山胡柚的最大优势并不是鲜果的口感,而是其富含微量元素的药用价值。
据浙江大学、中国农科院南京植物研究所、浙江农科院测定分析,胡柚具有丰富的类黄酮类等活性物质,每100g胡柚果汁含维生素和人体所需的16种必需氨基酸,含量排在水果前列。此外还富含磷、钾、钙等矿质微量元素,是全能型的营养水果。
正是看准了胡柚在营养、药用方面的价值,常山县已经计划将胡柚打造为保健水果,重点发展胡柚深加工产品。目前,胡柚主要有胡柚黄酮素提取物胡柚宝、胡柚精油、囊胞、果脯、果茶、果汁、胡柚酵素、饼干、果酱、原浆等系列深加工产品10多个,年鲜果加工量在2万吨以上。
ag真人骗局,但这样的产量还只是冰山一角。
常山县副县长何健指出,随着资本的不断引进,深加工产品将不断推出,常山胡柚全身是宝的价值必将得到全面的体现,常山胡柚会有跨越式的发展。
令人欣喜的是,如今,跨越发展的步子已经迈开。今年1月,胡柚片正式被列入《浙江省中药炮制规范目录》,对于一直以来作为药材名不正言不顺的胡柚来说,相当于打开了一扇无尽的产品大门。
徐小忠透露,因为胡柚的药用价值终于被正式认可,柚都科技有限公司的国家健字号批文也在今年5月进行了公示,这也意味着只要再通过浙江省药监局审核,其制成的胡柚产品可以作为保健品在药店出售,对企业的发展是个巨大的利好消息。
原来深加工产品是食品不能进药店,超市也很少,价格很难上去。徐小忠相告,胡柚能作药用之后,公司的生产线、产量都要扩大,仅柚都科技一家企业今后对胡柚青果需求就能达到3至5万吨。
收购量的大幅提高带来的不只是数字变化,也将给农户带实实在在的真金白银。徐小忠透露,从今年11月胡柚成熟开始,胡柚的收购价肯定会提高,甚至翻一番都有可能。
更重要的是,因为考虑提取成本,深加工产品大多需要的是不成熟的残次果和小青果,对果农来说,既不会影响鲜果销售,还能将原来烂果的问题。
今后胡柚深加工产品的消耗量将占到总产量的50%,如果相关产业全部投产,深加工产品的增值可达25亿元!赵四清满怀信心。
缔结乡愁 挖掘文化、旅游价值
胡柚果实的进一步开发让胡柚成为了本地老百姓的致富果。而这漫山遍野的胡柚树,也是在外常山人心中念念不忘的乡愁。正是这抹乡愁情节,让常山人看到了胡柚与文化、旅游产业结合的可能。
目前常山每年都将举办3个与胡柚有关的活动,一个是4月的柚花飘香节,一个是胡柚推介会,还有11月的胡柚采摘节。常山县副县长郑金仙告诉记者,常山将把现代农业和乡村旅游融合发展作为今后发展的方向。在浙江省近年来发展乡村旅游的大背景下,胡柚势必要在常山的乡村旅游发展中占据重要地位。
现在,常山以胡柚、山、水为依托,以结合休闲观光、民宿、漂流、采摘游等农耕人文历史文化,在常山狮子口至东案梅树底已经建成一条全长30.4公里的胡柚景观大道,将以特色景观推动胡柚产业文化内涵的提升。
2014年8月,常山还以胡柚文化为核心,在省级现代农业综合区核心区同弓太公山开始建设总投资12.5亿元、占地面积5000亩的中国常山胡柚文化博览园,包括柚都文化产业园、休闲农业体验园、户外健身运动区等8大功能区,不仅能为外人展现胡柚文化的源远流长的基础上,还能促进胡柚一、二、三产业同步发展。
除此之外,为了推动胡柚文化,常山县还邀请了国内多位动漫名家打造胡柚娃这一卡通人物,并将其作为常山新的形象代言人,如今常山的大街小巷胡柚娃可爱的身影已经随处可见。今年5月在杭州举行的国际动漫节上,胡柚娃更是作为浙江省首个农产品动漫形象登上了动漫节的舞台。有一位来自江苏省的客商看了胡柚娃的形象,当即表示要进行胡柚产品深加工的合作开发。
何健认为,如此将胡柚产业和旅游、文化产业结合发展,既能充分发挥常山胡柚的文化、休闲等功能,更能将乡愁情结物化,吸引省内外游客到常山休闲观光旅游,从而促进常山第三产业发展。
随着常山县加快实施胡柚产业振兴发展行动计划,进一步开发市场、推广品牌,常山胡柚必将成为常山的代表产品。何健说。可以预见,这枚金灿灿的胡柚果,将成为一枚沉甸甸的金果,让甘甜的清香飘遍常山每一个角落。
原标题:山间野果变金果 浙江常山计划借胡柚打造百亿产业

与此同时,2016年,常山胡柚片以“衢枳壳”之名入选浙江省中药炮制规范,让胡柚成功跻身中药材家族,“掘金”养生经济。

她万万没想到,一次无意的发现却为常山老百姓拓开了一条致富的道路。时任常山县委书记迅速嗅到了这小小金果中的无限机遇:常山有着数十万亩荒山丘陵,如果大面积开发种上这种果子,对帮助脱贫有着重大意义。

ag真人骗局 1
图:胡柚加工

经过近几年的转型发展,常山胡柚正在从单纯的鲜果销售,向以深加工为主、鲜果销售为辅转变;并与文化、旅游产业结合发展,成为撬动农民脱贫致富,实现乡村振兴的有力支点。

化身优质“金果”掘无限商机

内外兼修实现转型升级

ag真人骗局 2
图:胡柚产品

目前常山拥有天子果业、恒寿堂、柚都生物、自然食品等精深加工企业10家,产品主要有胡柚宝、胡柚精油、柚子茶、胡柚酵素等10多个产品,年鲜果加工量在2万吨以上,产值约4.5亿元。

常山县柚乐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章余军曾是个胡柚经销商。而今,面对市场需求的变化,他从一开始的单纯做胡柚鲜果生意,转向鲜果、加工并进的道路。

ag真人骗局 3常山胡柚

据了解,地处浙西的山水之城常山,素有“柚都石城”的美誉。好山好水育好果,浑身是宝的常山胡柚,便是由酸橙与柚天然杂交而成。然而,谁能想到,这样一个“黄金果”,也曾是无人问津的野果。在数十年的不见硝烟的“战役”里,提品质、深加工、拓销路……一步步化身兴农传奇。在常山县人民政府副县长戴根林眼里,胡柚占常山农业经济的四分之一以上,创造了巨大财富,是常山独特的“金名片”。

然而随着经济的发展,国内物价水平翻了几番,胡柚的价格还是在“原地踏步”。“以前一斤一块钱,让很多人的腰包都鼓了起来,可是几年后还是一斤一块钱,连种植成本都不够。”常山县胡柚研究所副所长赵四清表示,胡柚价格低下的原因就在于其品质跟不上市场的需求。

品牌助力营销成兴农传奇

“致富果”

胡柚肉质饱满,脆嫩多汁,鲜爽可口,不仅能口味独特,还能入药,深受人们的喜爱。胡柚的产地众多,但当属浙江常山的胡柚最为可人,若你有幸走进常山,热情的常山人一定会拿出胡柚请你品尝。如今,这巴掌大胡柚,已经成为了常山人的致富“金果”。

从杭州出发向西而去,一入常山境内,就能看到漫山遍野大大小小的柚子树,让人忍不住感叹“胡柚之乡,名副其实”。常山胡柚是柚橙天然杂交而成的地方特色柑桔品种,距今有600年的历史。

常山县农业局党委书记、局长徐士平介绍,目前,常山已有3100多亩的胡柚运用该技术进行种植管理。

中新网衢州12月7日电秋冬时节,浙西大山深处,一片繁忙景象。此时正是常山胡柚丰收的季节,柚农们正忙着将采摘胡柚,忙碌的身影穿梭于柚林中,构成了一幅唯美的“丰收画卷”。

该企业的常山负责人潘晓钢介绍,他们在发展蜜炼柚子茶的同时,也对常山胡柚进行二次开发,制成柚子酵素汁,研发了胡柚酥、胡柚酒等系列健康产品,“将胡柚推向了更广阔的市场。”

数据显示,2018年全县规模化精品园达到了22847亩,可谓“家底丰厚”。如今,常山正大力推进以常山胡柚可看、可游、可体验的精品基地建设,同时结合旅游专线、胡柚主产地、国际慢城建设等关键要素,建成一条全长15.3公里的胡柚景观大道,沿线休闲观光、民宿、漂流、采摘游一应俱全。目前,全县胡柚休闲农业累计为农民增收2000万元。

“胡柚是农民的‘摇钱树’。”戴根林表示,未来,常山还将针对胡柚品种改良、衰老柚园更新、品牌整合和深加工等全产业链提升发展,进行调整、推广,“让胡柚再创辉煌。”

山区野果转身致富金果

“而常山胡柚挂牌上市之后,采用挂牌交易、即期交易等模式,助推胡柚销售。”常山胡柚交易中心主任徐丹介绍,目前,胡柚在浙商所的交易额已经达到9个亿。

谁能想到就在30多年前,这全身是宝的胡柚还长在深山无人识。上世纪80年代初,常山老农艺师叶杏元在青石澄潭村发现了这种“似桔非桔,似柚非柚,风味独特”的珍奇野果,“那个时候长在山上都没人要,我看到了,就想拿回家尝尝。”

常山胡柚前景无限,如何做好胡柚的产品开发乃是关键。

这些年来,常山把技术做“透”,打好“改良牌”;把标准做“精”,打好“绿色牌”;把规模做“强”,打好“培育牌”,使得胡柚产业进一步壮大。如今常山胡柚面积约10万亩,年产量达12万吨(正常年份12-13万吨),产、加、销全产业链发展基本成型。

如果说,在浙商所上市是胡柚拓展销路的第一步,那么“触网”电商,就是胡柚电子交易化的又一“招数”。

画卷的背后是当地政府一任接着一任,接力30多年的精心描摹。上世纪八十年代,常山胡柚被发掘以后,经过精心培育壮大,已经成为了常山县农业支柱产业。

今年77岁的常山老农艺师叶杏元没有想到,一次“吃货的执念”,却为常山老百姓拓开了一条致富的道路。

地处钱塘江源头的常山,生态环境优良。好山好水育好果,在好空气都是奢侈品的今天,常山胡柚凭借着优良的口感和有机绿色的品质在水果市场占有了一席之地。

近年来,常山积极创新胡柚销售模式,鼓励柚农“触网”电商。其中,该县招贤镇樊村村的利卿果业专业合作社负责人樊利卿就当起了网店“掌柜”,这个销售季销售额已有1000多万元。此外,常山县还采取“一标志、双商标”的办法,统一打响“常山胡柚”区域性品牌,助力胡柚营销。据悉,目前“常山胡柚”品牌价值已达9.5亿元。

正如其所言,常山胡柚正面临着深加工规模不大、品牌知名度低,市场占有率不强等发展短板。为推动胡柚产业健康长足发展,常山大力推动胡柚从由“销售口味”向“销售健康”转变,由“普通水果”向“功能水果”转变,由“销售鲜果”向“精深加工”转变。

2014年,常山县大力实施胡柚产业提升发展三年行动计划,走特色化、精品化、产业化转型提升之路。

农文旅融合发展助乡村振兴

ag真人骗局 4
图:常山胡柚

ag真人骗局 5

“以前一年赚个十几万,今年加上深加工,估计能达到五六百万的营业额。”在章余军的加工厂里,三十多号工人在生产线上不断“耕耘”,一瓶瓶柚子茶、一袋袋果脯从这里销往各地。

为让常山胡柚更加深入人心,常山还制作宣传动画片《胡柚娃》,全面开发“胡柚娃”卡通形象商业价值,确定“胡柚娃”为胡柚的宣传形象大使,推动胡柚文化大融入。

在浙江舟山大宗商品交易所常山胡柚交易中心里,胡柚价格涨跌的最新消息正以最快的速度传给柚农。“2015年常山胡柚在浙商所挂牌上市,打通了生产者、消费者、贸易商之间的通路,让信息更畅通。”赵四清介绍。的确,常山胡柚虽口感好、营养价值高,但不可否认的是,长期以来,因为销售渠道单一,价格信息不对称,造成柚农增产不增收。

从无人问津的山间野果,到炙手可热的致富果,再到能说故事的金果,在乡村振兴如火如荼的当下,常山胡柚正书写出无限可能。

常山胡柚浑身是宝,浙江常山胡柚发展述记。“胡柚片是由胡柚青果晒制,每8公斤可得1公斤,每公斤收购价近30元。”常山县青石镇澄塘村鸿春果业专业合作社的李詹仙喜滋滋地道,去年她家就凭借着胡柚片“平白”多赚了1800多元。“现在常山胡柚实现了青果、鲜果、加工的‘一果三用’,打好了‘翻身仗’。”徐士平介绍,2016年,常山胡柚加工鲜果近万吨,产值近3亿元,胡柚片收购销售达3500吨,产值近2亿元。

于是经良种选种、推广栽培,经过30年的发展,胡柚已成为当地农业支柱产业。上世纪90年代是常山胡柚最风光的时候,那时一斤胡柚就能卖到1块左右,种2万斤胡柚就能赚2万元,对当时的农民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山间野果香飘万家

胡柚是当地老百姓的致富果。而这漫山遍野的胡柚树,也是在外常山人的一抹乡愁。瞄准这一商机,常山将胡柚与文化、旅游产业结合,大力发展常山胡柚特色旅游产业,拓展胡柚休闲文化功能,从过去的单纯“卖柚”转变为多样“卖游”。

胡柚不仅让常山人发家,也吸引了诸如上海恒寿堂药业有限公司等外地企业也前来“分羹”。

为拓宽常山胡柚销路,常山依托农村淘宝、天猫商城、特色中国衢州馆等网购平台,全面铺开胡柚网上销售,共发展胡柚网店300多家,精品胡柚网上销售价格达到每公斤5~10元不等。2017年胡柚电子商务销售约7000吨。

“那个时候长在山上都没人要,我看到了,就想拿回家尝尝。”据叶杏元回忆,20世纪80年代初,自己偶然间发现了这种野果,初尝之后却发现“果子似桔非桔,似柚非柚,口感很独特!”这也令当时的常山主政者们嗅到了无限的机遇:在常山推广胡柚种植,实现增收致富!就这样,靠山吃山,30多年来,常山的书记县长换了一届又一届,但届届都抓住胡柚产业不放。然而,随着经济的发展,国内物价水平翻了几番,胡柚的价格还是在“原地踏步”。

常山县柚乐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章余军曾是个胡柚经销商。而今,面对市场需求的变化,他从一开始的单纯做胡柚鲜果生意,转向鲜果、加工并进的道路,将一瓶瓶柚子茶、一袋袋果脯销往各地,“以前一年赚个十几万,加上深加工,估计能达到五六百万的营业额。”

“以前一斤一块钱,让很多人的腰包都鼓了起来,这几年还是一斤一块钱,连种植成本都不够。”常山县胡柚研究所副所长赵四清表示,胡柚价格低下的原因就在于其品质跟不上市场的需求。

此外,常山还将加大胡柚祖宗树及原产地域保护,推进常山胡柚申报“中国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充分挖掘常山胡柚悠久历史、经典故事和文化底蕴。